【云岭骄子故事·倪龙彪】 永不言败的“不倒翁”

作者:杨俊燕 王坤 来源:《云岭骄子》 发布时间:2014-09-09

少年失学不失志,肯把社会当学堂;青年奔波不言败,越挫越勇“不倒翁”。这是勐腊县大鸿兴眼镜店、夏威夷休闲会所、西双版纳大鸿兴文化传媒公司总经理倪龙彪的人生写照。面对人生路上的一个又一个困难,他依靠自己的智慧、努力和坚韧不拔、诚实守信的精神,敢于接受挑战,勇攀事业高峰,成功实现了自己的理想。

有志少年闯深圳

倪龙彪,男,汉族,1978年8月生于浙江温州。跟同龄人相比,倪龙彪的少年回忆更多的是在窘迫和无奈中的独立坚强。

“什么?你又要钱买东西了?没钱!”中年汉子一脸愤恨。

“可是,爸,我作业本的封面都写满了,铅笔都削得握不住了。”少年倪龙彪紧攒着衣角,满眼希冀地对父亲恳求道。

“去去去,你隔几天就要钱,谁知道你拿去干什么。要钱?没有!”中年汉子一甩袖,拍拍屁股就走了,独留倪龙彪一人在破败的小屋里。

看着脸色苍白躺在床上的母亲,倪龙彪眼里的泪再也噙不住了。自己已经13岁了,却连小学三年级都没念完,还常常吃不饱饭,铅笔、作业本从来都是用到不能再用,母亲又常年卧病在床,他有家却又“无家”。想到这儿,他的心猛地一痛。

“也许,我该离开了,去寻找那片属于我的天空,有阳光的天空。”倪龙彪凝望着湛蓝的天空,默默地对自己说。

“我哥在深圳那边工作,要不我们去那儿找他吧!”伙伴的一个建议激起了倪龙彪外出打工的兴致。他当即就答应:“好吧,我们就去深圳,离开家才会有出路!”他小心翼翼地将仅有的三块六毛五分钱揣进贴身衣袋里,和伙伴踏上了外出闯荡的路。

1991年,通往深圳的路上。

“大叔,求求你载我们一段吧,我们要去深圳找哥哥。”一个稚嫩的声音对着司机师傅苦苦哀求。

“你们还是赶紧回家吧,找什么哥哥,载了你们人家还以为我是人口贩子呢,我可不想惹麻烦。”司机师傅说完,开着车扬长而去,溅起一路尘土。

顶着骄阳站了大半日,远远地来了一辆车。“师傅师傅,麻烦你载我们一段路吧!”两个孩子满眼渴求。

“孩子啊,快回家吧,你们的父母会担心的。”说完不过一会儿的功夫,车子就没影了。

如此反复不知多少遍,总算遇到愿意载他们的人,只是每每遇上查票的,他们就得下车,然后继续“半路截车”。

十多天的颠簸之后,终于到了深圳。心安下来,倪龙彪顾不上肚子的咕咕直叫,倒头就睡,想一口气补回赶路十多天来无眠的觉。不料,一觉醒来,四处静悄悄的,小伙伴和他的哥哥都不见了,他瞬间心里一咯噔,急急忙忙跑出去寻人,可入眼的皆是陌生人。“我被抛弃了”,泪倾泻而下。吸了吸鼻子,他抑制住心底的悲伤,拉回理智,“现在,想办法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深圳的大街小巷里多了一道穿梭的小小身影。在,在餐馆当服务生,到服装店做搬运工……只为了讨口饭吃。没有身份证,也无暂住证的他每到夜晚就只能睡在坟山上,好几次疲累了一天,刚入眠,就听见“巡逻队的来了,大家快跑啊!”一骨碌翻爬起身来,迅速逃离。

四起四落不言败

深圳、厦门、邯郸、兰州、义乌、大同,兜兜转转,一两年的时光一晃而过。

四处漂泊的倪龙彪虽然一路跌跌撞撞,可他始终没有停下前进的步伐,即便在外闯荡无果,他也没有自暴自弃。在广州,倪龙彪敏锐地抓住了年轻人好娱乐的特性,白手起家开办起了简易的卡拉OK,慢慢发展壮大成为万豪娱乐城。

上世纪90年代,娱乐城对人们而言还是个新鲜的事物,作为消遣娱乐场所,这里人来人往,生意做得有声有色。人多了,麻烦也接踵而至,各方的混杂势力,不健全的管理制度,混乱的财政问题,让他忙得焦头烂额,还欠下一堆账。最终,经营不下去,只好“关门大吉”。

费尽心血创下的事业就这样败了,倪龙彪有些心痛。他独自一人在大街上游荡,想到曾经锦衣玉食的生活,他的心情低落极了。正当他低头徘徊的时候,突然发现街角躺着一个身残的老人在乞讨,他摸摸口袋,掏出了仅有的2元钱递给了老人。与乞讨老人的偶遇让他重新振作了精神,他心想自己就是再难也总比这些社会最底层的可怜人强吧,自己有手有脚,总会有东山再起之日。

在朋友的帮助下,他转行做起了博成眼镜加工厂生意。新的行业、新的环境、新的设备、新的流程……一切都是新的,一切都得重头开始。不会就学,不懂就问。渐渐的,眼镜行业对倪龙彪而言已是轻车熟路,加工厂办得风生水起,一天就能生产上万付眼镜。

孰料,中国入世带来的冲击波给江浙一带的小商品加工企业带来了严峻的考验,一大批人才向外资企业涌去,技术人才好多自己单干了,更糟糕的是,他之前与一个大客户签下了一个订单,合同约定45天交货,这下,人都散了,货交不出来,只有按照违约处置,赔款给客户。这一次,他亏了70多万元,导致倾家荡产,之前所有的努力付诸东流。

又是才刚起步不久的新事业夭折了。倪龙彪欲哭无泪,心灰意冷,他只觉人生无望。这一次,他选择到无人的山中隐居,自我反省。自取山中黄连泡水喝,刚开始苦得无法下咽,慢慢的,竟也品出了苦中之味。他突然顿悟,人士如黄连,有色有味,你越怕它,距离就越远,越是害怕就越要去面对,才能克服重重困难走出来。他决心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来。北京、沈阳、齐齐哈尔、大连……几处辗转之后,最终经朋友介绍到了韩国做进出口贸易。

雄心勃勃的他带了一个翻译就走了。远在异国他乡,无亲无故,当地人的排斥,寒冷的天气,语言的障碍,太多无奈,太多盲区。在韩国经商的几年,倪龙彪身心倍感压力,生意始终不温不火,货物被扣,导致资金断裂,出国经商路也以失败告终。

“没事,不就又失败了一次嘛,机会还多的是。”他潇洒地笑笑,握紧拳头继续下一轮“战斗”。

回国后,倪龙彪一度在重寻人生努力的方向。2006年,一份报纸,一张地图,让他圈定了自己新的起点。报纸上对西部大开发的描述,使他对西部广阔的土地产生了无限的向往,他决心从那里再度起家。

他坐着火车一路从北京奔赴云南,走过楚雄、德宏等地。在曲靖陆良,他与一位朋友合伙做起了168手机配件批发,亲自配送并给予优惠,薄利多销,由于服务态度好,质量过关,手机的款式也新颖,很快就打出了名声。但随着店铺的“名利双收”,他与合伙人渐生矛盾,而手机店的货源也因为一些原因断了。倪龙彪觉得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策,于是决定重新选择,另择一块“宝地”安身。

又是一次抉择,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

倪龙彪再一次拿起了地图,泛亚铁路、昆曼高速、磨憨口岸……凭借商人的敏感,他将目光锁定在了美丽的西双版纳。

重整旗鼓再出发

经过市场调查,他决定重操旧业,将过去在温州做的眼镜生意重新拾起,只不过,这一次他不再做眼镜的生产加工,而是开起了眼镜店,取名大鸿兴眼镜店。寓意大展鸿图,兴旺发达。在勐腊县大兴量贩超市内一块10.7平米的柜台开启了倪龙彪新的创业之路。

通过观察,他发现勐腊县的老百姓戴眼镜的人很少,很多骑摩托车人都用手遮挡阳光,这样既保护不了眼视力健康,还对交通安全造成很大隐患,为了开拓市场,他常与老人学下象棋聊天,讲解老花镜的功用;到学校宣讲视力及眼睛保护常识,并用自己店里的眼镜试验,让事实说话。

他谨守商人本分,坚持诚实守信经商的原则。每有顾客来店里,他定认真给他们检查视力,嘱咐他们怎样保护眼睛;店里的每一副眼镜都经过仔细挑选,货真价实;遇见有视力问题而本人却还没意识到的,他就细心讲解……很快,大鸿兴眼镜店就以货真价实的口碑和人性化的服务赢得了市场,生意也越做越大。由于经营得当,良好的信誉和口碑,倪龙彪的眼镜店逐渐上了规模和档次,仅仅三年的时间,到2009年店铺的经营面积就扩张到了88平米。

2012年,倪龙彪所从事的领域不断扩大,从眼镜行业进入餐饮和传媒等行业。同年12月,当选为政协勐腊县第十三届政协委员。2013年4月,当选为西双版纳州第五届青联委员;5月,也因诚信经营而入选云南省第四届道德模范候选人。现今,他不仅全权经营着大鸿兴眼镜店,同时也是夏威夷休闲会所和西双版纳大鸿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稳定发展做奉献

倪龙彪深深地爱着勐腊。在追求自我发展的同时,成功不忘回馈社会,尽己所能帮助那些需要帮助人。

创业初始,店里的员工大多都是勐腊高中毕业生和再就业的年轻人,他待这些员工如亲人。在生活上,关心着他们是否吃饱穿暖;在工作上他认真传授经验,为他们的前程谋划;在精神上,常开导他们,教他们如何做人、做事。同时,他还主动联系团县委在大鸿兴眼镜店设立一个团支部,帮助店里的青年人健康成长。

2012年,得知在自己餐厅打工的马晓春,虽然以650分的优异成绩考取了西双版纳州第二中学,却因为家庭贫困不能去上学。联想到自己少年时的经历,倪龙彪心想,在现在这个社会,再也不能发生因为没有钱而读不了书,没有文化而输在起跑线上的事了,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帮助马晓春。说干就干,倪龙彪找到勐腊县一中校长,表示要资助马晓春上学,希望学校能予以接纳。最终,在各方面力量的支持下,马晓春带着满面的笑容重新回到了教室。

倪龙彪积极参与公益活动。从2006年到勐腊县经营眼镜店开始,每年都定期到勐腊县一中、民族中学、南腊镇中学等学校,累计为7万多名学生开展了“预防近视,珍爱光明,共同关注视力健康”的免费视力普查工作,累计免费为品学兼优的贫困学生赠送矫正视力眼镜3万余元,向教育局赠送眼镜代金券68000余元。正是这种雷打不动的坚持,换来了更多人对他的肯定,学生们亲切地称他为“光明叔叔”。

倪龙彪用自己的一片爱心带给了人们光明,同时,他那久经挫折永不倒的精神更带给人们以无限的动力。他常说:“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调节好心态,用心去经营,就有你的舞台,过程虽然曲折,但我享受这个追寻前方灿烂景色的过程,过程远比结果精彩。”只要心不封闭,永远都有出路。